2019-01-28国外的委内瑞拉人焦急地注视着国内发生的事件

   QQ截图20190119121416.png

      六个多月前,当玛丽亚·欧根尼娅·皮罗那从委内瑞拉搬到西班牙时,她已经对祖国的情况会变得更好失去了希望。作为一名律师和前公务员,皮罗那目睹了她舒适的生活被不断加深的政治和经济冲突毁掉。


  她的养老金被削减了,和许多委内瑞拉人一样,恶性通货膨胀使她的储蓄变得毫无价值。在她因反对乌戈·查韦斯和尼古拉斯·马杜罗领导的政府而遭到一群与社会党政府结盟的暴徒攻击后,她决定搬家是唯一的选择。于是她卖掉了她的车,买了一张去西班牙的机票,留下了年迈的母亲和房子。


  但是自从反对党领袖胡安·古伊多上周宣布自己为临时总统,赢得了包括美国在内的一长串国家的支持和认可,皮罗纳希望她能很快回到加拉加斯。


  随着委内瑞拉经济和民主体制的崩溃,近年来,委内瑞拉大量人口外流,皮罗那就是其中的一员。


  据国际移民组织称,委内瑞拉散居国外者人数从2015年的695,000人激增至去年的230多万人。邻国哥伦比亚的委内瑞拉人口在此期间从48,000人激增至870,000人,同时还有数千人逃往其他拉丁美洲国家和美国。


  根据西班牙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在委内瑞拉出生的西班牙人从2015年的165,000人增加到去年的255,000人。


  她说,皮罗那来到西班牙是因为语言和文化的联系,也因为委内瑞拉从1939年到1975年收留了许多逃离弗朗西斯科·佛朗哥独裁统治的西班牙人,但是她的举动仍然具有挑战性。


  和许多穿越大西洋去西班牙的委内瑞拉同胞一样,皮罗娜是一名受过教育的专业人士,她不得不尽一切努力度过难关。她说,在她55岁的时候,很难从头开始,她正在打扫房子,等待她的庇护申请得到处理。“但是我更喜欢一千次,而不是遭受痛苦和迫害,看到我的委内瑞拉人民遭受如此多的痛苦。”


  里卡多·卡瓦列罗在查韦斯再次当选后,于17年前从委内瑞拉的圣克里斯托瓦尔搬到巴塞罗那。卡瓦列罗做了几份工作,甚至还在街头露宿,直到他最终找到稳定。今天,他是一名体育教师,已婚,有两个孩子。他还帮助了无数的亲戚、朋友和陌生人离开委内瑞拉,经常给他们一个睡在他沙发上的地方。


  卡瓦列罗和皮罗纳在教堂相遇。她哭了,他听出她的委内瑞拉口音,并提供帮助。很快,他给她找到了一份打扫房子的工作。


  42岁的卡瓦列罗说:“我试图帮助他们,这样他们就不必经历我的生活,这样他们就不会被骗。”他早年在巴塞罗那被骗,当时他通过互联网租了一个房间,却发现这个房间不存在。在西班牙定居后,他不再考虑搬回委内瑞拉。但是最新的政治发展也让他对一些委内瑞拉人能够返回家园充满希望。


  皮罗娜和卡瓦列罗一直在焦急地看新闻。


  周六,西班牙政府与欧盟其他成员国德国、法国和英国一道,向马杜罗发出了最后通牒。


  西班牙总理佩德罗·桑切斯在电视讲话中表示:“西班牙给尼古拉斯·马杜罗政府八天时间来召集自由、透明和民主的选举,如果这一点没有发生,西班牙将承认胡安·古伊多为负责进行这些选举的总统。”


  虽然西班牙没有像美国、加拿大、巴西和其他国家那样立即承认瓜迪多是委内瑞拉的合法领导人,但皮罗那对欢迎她的国家非常满意。


  


支持Ctrl+Enter提交
暂无留言,快抢沙发!